巨游棋牌,988棋牌游戏,50元可提现的棋牌游戏

奋斗瞬间

为生命喝彩

发布时间:2021-05-14 浏览次数:
字号:
+ -

  大家好,我是呼吸科的龚娟妮大夫。今天我宣讲的题目是《为生命喝彩》。

图片32.jpg

  我经常在朋友圈中,为病人筹措治疗费发起“水滴筹”。朱姐就是其中的一个。在病房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像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。“大夫,我还有治吗?”这个问题同样难住了我,肺动脉高压,病因复杂,治疗困难,致死率高,而朱姐这种快速进展的肺动脉高压病例似乎并不多见。“我们是专门诊治您这个疾病的团队,会尽全力的”,我的话是安慰她,更是鼓励自己。

  然而,不到12小时,她的病情就急转直下。当天晚上,她如厕后晕厥了过去,醒来后呼吸困难开始加重,胸痛、喘憋的症状让她不能平卧,饭不能吃。显然,她的病情比起初想象的更为复杂。然而病情的迅速加重却不给我们检查的时间。不能再等了!升压、利尿、镇定药物、糖皮质激素和肺动脉高压靶向药物,上!一间普通病房迅速成为了抢救室,床旁的小座椅轮流由医生和护士坚守,心率、血压、血氧……任何指标的异常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。

  1天后,朱姐明显感觉喘气好受了,2天后,她可以在吸氧情况下吃饭、喝水。我们长舒一口气。然而,我们心马上又揪了起来:CT显示,朱姐的腹腔内有一个巨大的肿物,恶性肿瘤可能!诊断似乎明朗起来,“肺肿瘤血栓微血管病PTTM”。然而,纠结的是,PTTM需要手术,明确病理,减少肿瘤负荷,但是,手术对于一个肺动脉高压的病人来说,是难上加难。

  我们迅速邀请了妇科、麻醉科、消化科、肿瘤科、RICU的专家出谋划策,大家决定冒险手术一搏,然而一定要得到病人和家属充分的理解和同意。当我小心翼翼的把这个消息告诉朱姐的时候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的拉着我的手说:“龚大夫,我的女儿才14岁,这次出来看病,没让她知道,希望有机会回去看看她……”,“我相信你们,无论台上发生什么,我都认了。”“如果不幸,手术没有下来,我希望把我手里的药物都捐献出来,给那些吃不起药的人……”看着这位大姐坚定的眼神,瞬间一股温暖流遍全身。强忍住泪水,我点了点头。

  入院后的第7天,肿物被成功切除了下来,病理提示印戒细胞癌。针对性的化疗让朱姐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。出院前,朱姐可以不吸氧情况下室内活动,她激动地对我说:“我知道你们能够救我,我可以回家看女儿了!”这一刻,我的内心也无比激动。要知道,PTTM的平均生存期只有5-9天,朱姐能够活下来,有赖于我们“快、稳、准”的诊治思路、强大的多学科协作能力和勇往直前的精神,而更重要的是,患者的充分信任。

  我的专业让我有机会接触到了很多善良的人们,年迈的老人、灵动的少年,都有着令我们感动的瞬间,生命是如此伟大,坚定了我继续在这条并不平坦的道路上前行的信心,而作为一个党员医务工作者,我更承担着“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”的使命,让我们用“恒心、真心和爱”全心全意为健康守护,为生命喝彩!

呼吸支部 龚娟妮